《龙骑战歌》BOSS无聊时在干嘛Ⅱ

    No Comments

    我告诉阿兹莫丹:“带着你的老婆瑟蒂雅,跑!”

      阿兹莫丹说:“嘿,罗罗,你有没有见过,一个胖子是如何被吸进马桶的。”

      这是阿兹莫丹的默认死法,被吸入地狱深渊,我说阿兹莫丹,你他妈跑啊,这些人有外挂。

      阿兹莫丹说我是罪恶之王,住在亚瑞尔山脉的熔炉之中,我不能走,我走了,他们会直捣你的巢穴,我们的兄弟破坏之王巴尔已经死了,如果你也死了,就没有希望了。

      “你是我们的王,你不能死。”阿兹莫丹感慨。

      “阿兹莫丹,你是个中二的胖子。”

      “罗罗,安达利尔的事,我很抱歉,我原本想着,我带着老婆,你带着她,我们四个人去黑暗森林野炊,我的黄油面包现在做的非常好。”

      “还有机会的!”

      “没有的,瑟蒂雅死了,你忘了她是我前面的二级BOSS,他们用死亡旋风绞碎了她。”

      有那么几分钟,我在听筒里什么也听不见,我感觉这个胖子有汹汹的怒火也有彻骨的悲哀,他与他的妻子隔着一个从场景,甚至无法去救她,他听见那些下三滥的脏话与妻子临终的悲鸣,却只能将头埋进滚烫的岩浆之中。

      女王瑟蒂雅,在我的印象中,从来不生气,是个持家的女人。

      “阿兹莫丹,杀了他们!杀了那帮小逼崽子!”我吼。

      “我尽力。”

      勇者们来到了阿兹莫丹巢穴,它建在烈火的熔炉之上,巨大的罪恶之王妄图用暴烈的火球蒸发他们,在玩家的记忆中,这个可怖,难缠的对手总是让人头痛。

      阿兹莫丹本该说一些诸如我是罪恶之王的台词,可今天他没有。

      “你们!竟然!敢!杀了!瑟蒂雅!”

      这些人非常高兴,今天的阿兹莫丹与往日不同,也许是新打的补丁。

      阿兹莫丹冲了上去,他像一架铁甲的攻城车,犀牛那么大的火球从天而落。

      可是这批人有外挂,他们修改了武器属性,只用了一箭,那个蹩脚的射手一箭射死了阿兹莫丹,伟大的罪恶之王。

      “真垃圾。”

      他们从阿兹莫丹的身体上搜索装备,带走了能带走的一切,包括阿兹莫丹的结婚戒指,谁也不会注意内侧的铭文:吾爱吾妻,无恶无罪。

      我坐在空旷的宫殿中,有一些失神。

      “罗哥,你在么。”

      我拿起电话,说,衣卒尔,是你么。

      “罗哥,我要为阿兹莫丹还有小安报仇。”

      我将桌上的人类头骨捏的粉碎:“衣卒尔,你只是个堕落的天使,你甚至不是恶魔,你不需要这么做。”

      “是不是恶魔,有什么关系。”

      衣卒尔站起身,他曾经是大天使泰瑞尔的手下,他的圣剑青色忿怒所向披靡,自以为有着绝对的正义与秩序,却忘了事物的本质是混乱。

      他站在圣殿的桥梁之上,这是在我之前,最后一个BOSS。

      “看!那有个堕落的天使!他的装备一定很肥!”

      衣卒尔告诉我,他们来了。

      “罗哥,我会为你挡下他们,如果我死了,你就跑吧。”

      “衣卒尔!你这个   !"

      ”罗哥,能够成为恶魔,是我的荣幸。”

      我听见勇士们登上了桥梁,他们身后是无数支离破碎的恶魔,都是无尚的荣光,穿着从我们身上搜罗来的装备,拿着我们兜中积攒的金币,割我们的头,踩我们的肋骨。

      曾经年轻的衣卒尔问我,为什么你们这些恶魔,什么都没有做,却要任人宰割。

      我说衣卒尔,你是一个善良的天使,你不适合这个游戏。

      衣卒尔说这不公平!

      “弄死他!哈哈”

      衣卒尔像是一枚陨石,从天而降,他手握长剑,出现在勇士们面前。

      "我曾是圣殿大天使衣卒尔,我所过之处,皆有光明,皆有正义,现在我是堕落的恶魔衣卒尔,我的怒火将燃烧大地,我只信奉这世界的真理。”

      他们用五道光束,射穿了衣卒尔的头。

      他的眼球,牙齿,下颚,颧骨,都四散飞去,化作一具无头的尸体,站立不倒。

      他死后,会成为救赎的灵魂,勇者与他对话,再去找泰瑞尔,便有奖励。

      这次衣卒尔的话很简单,与以往截然不同。

      “告诉泰瑞尔,让他去死。”

      他狂笑着,燃尽了自己仅有的魂灵。

      那座青铜的铁门之外,勇士们已经到了,其中有些人在呼唤我的名字,跃跃欲试。

      你们杀光了我的朋友,终于要来杀了我。

      可我们到底做了什么,我们出生的时候,这个世界已经一片黑暗。

      我站起身,坚硬的红鳞甲,尖锥倒刺的尾巴,我感觉有暴烈的魔角冲天而起,这种数值突破了设定,我浑身都是力量,也许那些该死的人类会看见,这是一个迪亚波罗的愤怒。

      你们说我是魔王,可我却总是死于鼠辈。

      就像衣卒尔说的,这不公平。

      我现在哪里也不会去。

      ”安达利尔。”

      我默念着她的名字。

      我说来吧。

      我是恐惧之王,我的名字,叫做迪亚波罗。

      你们,胆敢,闯入我的宫殿。

    更多相关游戏信息请关注:《龙骑战歌》爱游戏官网

    看手游新闻,就在爱游戏网!

    爱游戏直播爱游戏直播爱游戏直播爱游戏直播爱游戏直播

    Categories: 新闻资讯

    发表评论

   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